我家也有大母牛


时间:2019/10/31 10:24:51




这一天,就如平常的每个清晨,我睁开眼来,发现自己年轻的阴茎已经充满活力。稍微回想一下,那大概是和昨晚一些火辣辣的春梦有关,虽然说脑子里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梦到什么了。




一手握住阴茎,一手搓揉胸部,我开始在毛毯之下套弄,想挤出仍旺盛的精力。




「小宝贝,昨晚还玩得不够,又想要啦。」




睡在我旁边的双胞胎哥哥,东尼,注意到我的动作,笑着掀开毛毯,低伏下身,用他的嘴巴来取代我的手,一口就含住硬挺的阴茎。




「讨厌啦,哥,你不怕被当作同性恋啊?」虽然好喜欢哥哥贴心的动作,我仍是这样取笑他。




「同性恋?」东尼哥哥露出个迷人的笑容,「因为你有这种东西,所以我不算同性恋。」




他低声笑着,一手盖上了我小汤包般的乳房;另一手却往下伸去,拨弄已经湿润的两瓣蜜唇。




对,就像你们看到的一样,我同时具有男性和女性的第一性征,既是你,也是你。两腿间的隐密地带,白皙的阴茎虽然不长不粗,但却十分硬挺;鸽乳平胸微微隆起,两瓣花朵般的阴唇,沾着透明露珠,娇艳不输女儿身。




阴阳人、两性人、人妖……随便你们怎么叫,反正都是外界硬加在我身上的丑陋名词。因为先天染色体的异变,XY的巧妙差错,让我有了这一副不被见容于正常世界的身体。从生下来那天起,爸爸妈妈就把我当怪物,一个是脾气暴躁的酗酒莽夫,一个是有些先天弱智的主妇,都想要把这令他们蒙羞的婴儿丢弃,是因为奶奶的阻拦,我才得以用男孩的身份留在世上。




后来,奶奶过世,而我随着迈入青春期,来了第一次月经,第二性征开始发育,身体曲线玲珑有致,乳房隆起,臀部浑圆,肌肤也变得嫩滑,家里更是把我看成妖怪一样。




不过没关系,反正我从来也没对他们有多少指望,只要东尼哥哥对我好就行了。因为是双胞胎,我们的身体是那么相似,差别只在,哥哥是雄伟的男性,而我是柔和的中性,但在他眼中,这一点都没什么好奇怪。




「我好像同时有了弟弟和妹妹,赚到了两倍的份量呢!」当我有一次躲起来偷哭,哥哥是这么笑着对我说的。




我们两个一直都是睡同一个房间,几年前的某一晚,哥哥因为初恋的结束而难过,那天晚上,我摸上了他的床,把自己的肉体完全奉献给哥哥,在那以后,我们两个就一直分享着同一张床。




这叫做乱伦还是什么的吧,现在的我们,并不在乎这到底是对是错,只是充分利用每个机会来尽情享受。




东尼哥哥的口交技术非常好,上一秒,舌头还在绕着阴茎快速打转;下一秒,他却已经在吸我的睾丸、舔蜜穴。




我舒服地躺下,用头支撑着身体,高抬起屁股,好让哥哥能够看清股间的生殖器、肛门。




哥哥用右手套弄我的阴茎,同时,他的舌头毫不嫌弃地为我的小菊门涂上口水,为他勃起中的肉棒做好准备。




「还说不是同性恋,看你,每次都喜欢搞人家的屁股。」




「我喜欢这边嘛!」哥哥笑道:「又白又嫩的,多舒服,好妹妹乖乖让我搞一下,等一下我再帮你为喂饱前面。」




「讨厌,说过多少次了,我是你的弟,弟,弟弟唷。」




「弟弟?小弟弟在这里啦。」




在翻滚嬉笑里,我注意到哥哥的阴茎迅速地膨胀,我明白,这种叫声真的能让他兴奋,所以我刻意放开嗓子,让声音听起来像是妈妈被爸爸压在身下时候的样子。




当东尼哥哥的准备工作终于完成,我感到屁眼周围已经给他的唾液弄得润滑、柔软。




然后,哥哥笑着坐上我胸口,将他的阴茎塞进我嘴里。




在这方面,我们真不像双胞胎,哥哥的阴茎比我要大得多,我才把通红的龟头放进嘴里,就觉得嘴巴给涨得满满的。不仅如此,在口水的滋润下,阴茎仍持续涨大,不过,没关系,只要我不讨厌就行了。一面用眼角余光瞧着哥哥,我开始像舔冰淇淋一样舔阴茎。






上一篇:嫂嫂和我作爱 下一篇:成熟的姨娘